毕业六载,从傲骨书生到佛系大叔,从昂首倔强到俯首微笑。或许是年龄,心境,生活使我低头,又或许是依依使我低头,但这些不是重点,我并不会因为低头而感到耻辱,我始终认为我在接近我的梦想,我觉得她离实现很近很近。


0 条评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